书的内容由“专业人士”代写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多项具体举措,改进科技人才评价方式。

  其中提出:“克服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倾向,使人才称号回归学术性、荣誉性本质,不将论文、外语、专利、计算机水平作为应用型人才、基层一线人才职称评审的限制性条件”。

  对于科研人员来说,职称不但与他们的收入福利挂钩,同时也影响着他们的职务升迁、未来的职业发展。近些年,高校与科研机构,将学历、论文、荣誉称号与项目申请、岗位级别、薪酬待遇挂钩已经成为了通行的规则。然而,这却导致人才只能将精力用于论文发表、考英语、评职称,忽略了实质性的工作。

  《意见》中强调: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简称“三评”)改革是推进科技评价制度改革的重要举措;不把人才荣誉性称号作为承担各类国家科技计划项目、获得国家科技奖励、职称评定、岗位聘用、薪酬待遇确定的限制性条件。

  《意见》中同时明确,不简单以学术头衔、人才称号确定薪酬待遇、配置学术资源。

  关于职称评审同“论文、英语等”松绑,不再简单“唯职称”,很多网友都表示支持:

  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职称评审就像是需要翻过的一座座高山,沉重地压在许多科研人员的肩上。评职称难成为了很多人职业继续发展的瓶颈。因此,也有不少人为了能够快速升职而铤而走险,职称评审乱象中“套路”满满。

  职称评定并没有统一的评审机制和明确的评审规则,很多单位的职称评审小组仍在实行条条框框的“格式化”参评条件,其中要求最严格的就是论文、著作的发表。不过,这也是职称评定中最容易被“钻空子”的一环。

  打开某宝购物网站,输入“代发论文”就可以搜出十几家相关网店。其中很多都直接打着“期刊专著发表”的标签。

  除此之外,很多网店还提供“专著挂名”的服务。找人代写独立专著至少需要上万元。书的内容由“专业人士”代写,有的甚至直接是由“出版社编辑写”,而且会根据挂名作者的研究方向去写书稿。

  而关于“在某大核心期刊代发论文”也已经形成了灰色产业链。签订合同,付定金,代写代发,交尾款……这样一条龙的服务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

  由于职称指标僧多粥少,竞争激烈,随之而来也滋生出了令人眼花缭乱的腐败问题。

  2012年,有网友爆料,湖南高校负责职称评审的评委名单确定后即遭泄露,身为评委的警察学院教授刘某某存在在宾馆“开房收钱”,违纪违规的行为。有关部门随后终止刘某某高校教师系列职称评审专家的资格。

  据爆料者透露,这种行为“早在七八年前就已经开始了”。一般的规矩是,给每位评委送的红包是5000元,如果评不上还会退还。

  而这位因为揭露行业潜规则的老师还遭到了同行的埋怨,称“你当一辈子讲师不打紧,现在评委被你折腾得调换了,我们的红包白送了,一年的辛苦白费了,你能改变什么?”

  据悉,这种腐败评审乱象主要有两类:一种是在评优选先、年度考核时制定的“特定考核办法”,根据人情、利益等进行的“微调”让很多不懂“人情世故”的人才失去了评审指标;另一种则是买卖职称指标,“出价高”者得指标。

  外语替考、论文代写……一到职称评审就开始“上下走动”,职称评审背后形成的不正之风愈演愈烈,严重影响着社会风气和学术文明秩序,已经到了非打不可,不得不打的地步。

  学历、论文、职称固然重要,但不能成为主导人才评价的唯一标准。如果坚持这个标准,当年数学家华罗庚、国学大师梁漱溟等都可能会被埋没。

  前段时间,有关“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和诺贝尔奖获得者屠呦呦落选科学院院士一事曾引发网络上的巨大讨论。其中有不少网友质疑是否与两位科学家未刊发SCI 文章,以及博士学位等硬性条件有关。

  两位优秀科学家无意间引发的这场讨论,让我们不得不开始反思中国的人才评定机制。

  事实上,从2017年起,全国已经有很多省市开启了“职称评审改革”,逐渐规范职称评审制度,改变评审乱象:

  2017年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