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这是里程碑的一条

  如果不是李学凌的一条朋友圈,按照原定计划,Airdoc内部代号为“Airdiet”的AI慢病管理解决方案要在几年后才会进入公众视野。

  10月22日,欢聚时代(YY)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学凌在朋友圈晒出几张照片,并配文称“今天第一次在身体里植入一个芯片(早期版本)。相信这是里程碑的一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在自己的身体里植入芯片,以便于更好的了解自己。”

  原本是一条“碎碎念”的朋友圈,却因为“植入芯片”的说法掀起了热议。资深的糖尿病患者顾晓波发了一篇题为《李学凌总,小心被诓!》的文章,指出李学凌朋友圈图片中展示的产品并非“植入芯片”,而是雅培的动态血糖仪产品。

  “被过度解读了。”Airdoc创始人张大磊告诉钛媒体,两人是私人朋友,李学凌朋友圈展示的产品基于Airdoc送给李学凌内测的AI慢病整体解决方案,方案的核心是一套人工智能算法,并不是一个物理可见的硬件,大家看到图片中的硬件是用来采集体征数据多个传感器中其中一个。

  张大磊介绍,该解决方案实验已完成两轮,主要针对专业人士,目前正处于第三轮内测阶段。内测用户以三甲心血管内分泌医生和医生推荐入组的患者为主,李学凌没有健康问题,他对了解自己身体有兴趣。

  “传感器本身不是我们自己做的,我们也不做什么芯片。”张大磊向钛媒体透露,产品核心是算法,通过各种各样的传感器收集的数据指导一个人的饮食、营养和运动。

  一年前,在钛媒体2017T-EDGE峰会上,丁香园创始人李天天在分享科技如何给生活带来改变时便展示过这一产品。

  彼时,李天天在演讲中提到,原来要采集数据必须要去医院,这样会很麻烦,现在在家里就可以采集到,并且通过手机、通过可穿戴设备发给远方的医护人员、医生、营养师,这种医疗科技已经是真实的,不是未来的科幻产品,未来几年之内随着产品渗入到家庭中。

  与科幻片里的“可植入芯片”不同,这个一元硬币大小的产品是医用级“传感器”。

  这种无针头胰岛素注射器,采用高压喷射原理,可以让胰岛素通过高压喷射进入到皮下,减少了每天打针的恐惧心理,然后用设备扫描就可以监测血糖。

  钛媒体观察到,在雅培医疗设备的官方淘宝店铺中,一套雅培瞬感葡萄糖检测仪售价为1368元,包含一个扫描仪、两个传感器探头,该探头最多可佩戴14天。

  实际上,雅培这款产品是目前众多医用级生物传感器中的一种。据The medical futurist报道,人体从头到脚踝目前至少有九个部位可以使用传感器,覆盖运动、睡眠、生命体征等范围。

  这些医用级生物传感器为普通用户打开了一个观察自己身体运作的窗口,而安装了App的手机则可以因此成为检查工具,让原本被放养的健康数据有了自我精细管理的可能。

  关于传感器对于慢病管理的重要性,《颠覆医疗》作者Eric Topol曾表示,“美国有1.4亿人正承受着慢性疾病的痛苦,慢性疾病也在全美医疗护理支出中占到75%以上。传感器进化的下一步便是帮助人们管理慢性疾病。”

  虽然钛媒体此前曾报道过,腾讯医疗AI实验室发布了一款帕金森运动评估AI系统可以摆脱传感器的束缚,但对于多数目前没有有效办法从体外获得重要信息或实时监控的疾病来说,这些可植入式的传感器仍很关键。

  “医疗科技产品带给患者最大的优势是赋予了患者采集数据的能力。”李天天曾如是说。

  在Airdiet的整体解决方案中,除了像雅培这种可以监测血糖数据的传感器外,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健康管理目标自主选择不同的传感器,只要是经过FDA、CFDA认证的传感器都可以接入Airdoc的AI算法,用户可以根据医生建议自主购买这类传感器。

  钛媒体曾报道过,Airdoc成立于2015年7月,成立三年完成了三轮融资,总融资额数亿元人民币,投资方有以人工智能技术见长的搜狗,也有深耕医疗的复星。

  很多血管和神经系统慢病的早期病变会在视网膜上体现,人工智能慢病识别系统可以自动读取眼底照相机拍摄的视网膜影像,利用慢性病识别算法完成分析筛查,这是Airdoc算法产品线中应用较为广泛的产品之一。

  在眼底筛查慢病并发症过程中,张大磊发现,除了糖尿病,还能够筛选出动脉硬化、高血压、神经疾病的患者,“通过视网膜筛查,我们现在源源不断地筛出来大量的新病人,已经是一个海量数字,每日筛查通过量远远超过任何一个三甲医院,我们就想该如何把这类用户给服务好。”

  在张大磊看来早期病变用户是被忽视的群体,原本病情较轻的用户去医院看病后如果不管理、不干预,可能过了几年之后会变成重病。